北宋词人柳永与江州名妓谢玉英的爱情悲歌

在中国古代诗歌的历史上,柳永可谓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。他有显赫的家世,父叔虽谈不上位列公卿却也都进士及第,可他却一生潦倒,仕途坎坷,戚戚然混迹于烟花柳巷。好不容易在已知天命的年纪里得以跻身官场,仅短短的两年,他的名姓就载入了《海内名宦录》。可惜由于性格原因,他却屡遭排贬,因此进入四处漂泊的“浮生”。

常言说:“国家不幸诗家幸。”也正因为有了柳永的官场失利,才成就了他潇洒传奇的一生。柳永成为了北宋第一个专门填词的词人,教坊一有新的乐谱谱出来,就一定去找他来填词。而每一支经他填词的曲子,就会马上风行起来。宋代叶梦得在《避暑录话》中写道:“凡能饮水处,皆能歌柳词。”可见柳永的词曲在当时的民间广为传诵。

北宋词人柳永与江州名妓谢玉英的爱情悲歌!

在一个初秋傍晚,柳永的红颜知己谢玉英来为他送别,两人四目相对,泪水盈盈。柳永执起饱含深情的笔,为玉英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唱《雨霖铃寒蝉凄切》。

雨霖铃·寒蝉凄切》
宋·柳永
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
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
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-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
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
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“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”傍晚时分,秋后的蝉叫得那样凄凉而急促。一阵急雨刚刚停歇,长亭相送,不得不去,不得不离。

“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摧发。”柳永就要离开汴京南下,都城外的饯别,他怎能有畅饮的心绪?就要与玉英惜别,悲苦离愁却是欲说还休。正在两人依依不舍之时,船夫已在小舟上催促启程了。

(柳永雨霖铃名句:多情自古伤离别)

柳永与恋人,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”此时无声胜有声,说是“无语”,实则有千言万语,他们相互握着手,瞧着对方的眼睛,这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。

“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沈沈楚天阔。”遥想离别之后,前路漫漫,前途渺渺,千里烟波,楚天广阔,茫茫天涯,柳永将孑然一身穿行于其中,何时是归程呢?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。”人生聚散无常,多情意味着多伤,更何况这个离别是在萧瑟冷落的秋天。但是柳永还是愿意做个多情的人,因为没有了感情的人生还是完整的人生吗?好一个“多情自古伤离别”啊。

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、晓风残月。”江上夜色苍茫,扁舟乘夜而行,柳永更是百般寂寥,唯有以酒解忧。待他酒醒已是拂晓时分,习习晓风吹拂着岸边的柳枝,一弯残月高挂杨柳梢头。字里行间弥漫的是柳永那说不尽的离别情,道不尽的相思苦。因此这句话成为传诵千古的佳句,甚至成为柳永的代称,他也成为北宋婉约派诗词的代表人物。

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从此一别就要好多年,无数良辰再无人共度,美景再无人共赏。纵然有万千情怀,恐怕也无人可诉,无人会如她知他心事。

(柳永雨霖铃名句:多情自古伤离别)

虽然柳永在仕途与感情上并不顺利,但他作为一个词人,无疑是非常成功的。郑振铎先生评价柳永说:“除词外没有著作,除词外没有爱好,除词外没有学问。”因为柳永是在用生命填词,真感情,真体悟。我们怎能不被感染?

版权归茶诗网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,均需注明版权与本文链接http://www.teapoems.com/wen/5292,违者必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