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茶诗《饮茶歌》注释,译文,赏析_卢仝饮茶歌与皎然饮茶歌的赏析对比

唐代诗人卢仝写过一首著名的茶诗《饮茶歌》,卢仝饮茶歌因其语言朴素,形象动人,脍灸人口,雅俗共赏,故传颂不止。下面茶诗网带您先了解下卢仝及其饮茶歌,再来赏析茶道宗师皎然的《饮茶歌诮崔石使君》、《饮茶歌送郑容》。

卢仝饮茶歌

《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》
又名:饮茶歌、七碗茶。以下简称《饮茶歌》。
唐·卢仝
日高丈五睡正浓,军将打门惊周公。
口云谏议送书信,白绢斜封三道印。
开缄宛见谏议面,手阅月团三百片。
闻道新年入山里,蛰虫惊动春风起。
天子须尝阳羡茶,百草不敢先开花。
仁风暗结珠琲瓃,先春抽出黄金芽。
摘鲜焙芳旋封裹,至精至好且不奢。
至尊之馀合王公,何事便到山人家。
柴门反关无俗客,纱帽笼头自煎吃。
碧云引风吹不断,白花浮光凝碗面。
一碗喉吻润,两碗破孤闷。
三碗搜枯肠,唯有文字五千卷。
四碗发轻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。
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。
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
蓬莱山,在何处。
玉川子,乘此清风欲归去。
山上群仙司下土,地位清高隔风雨。
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,堕在巅崖受辛苦。
便为谏议问苍生,到头还得苏息否。

《饮茶歌》注释
1.走笔:疾书,快速的写下。
2.孟谏议:即孟简,时任常州刺史,为卢仝之挚友。
3.日高丈五:指天已大亮。
4.军将:低级武官。
5.周公:周武王之弟,各旦因封地在周,故称。
6.惊周公:惊起睡梦,梦中惊醒。
7.口云:口说。一作“口传”。
8.白绢:采用生丝织成的平纹织物。
9.缄:书信。
10.宛见:好像看到。
11.手阅:亲手收检。
12.月团:即茶饼,唐代将好茶制为茶饼。
13.闻道:听说。
14.入山里:上山采茶。
15.蜇虫:藏在泥土中过冬地虫。
16.天子:古称统治天下的帝王。
17.阳羡茶:产于江苏宜兴,近代的阳羡雪芽与古时阳羡茶原料相同,只是做法不一样。
18.百草不敢先开花:这里是夸张的笔法。
19.仁风:温和的风,即春风。
20.暗结:暗暗形成。
21.蓓蕾:花蕾含苞未开的花。这里指茶芽。
22.黄金芽:最早长出的茶芽,有金黄色茶毫披身。
23.摘鲜:采摘新鲜的茶芽。
24.焙芳:烘焙茶叶。
25.封裹:把焙干的茶叶包裹起来。
26.至精至好:极好的茶叶。
27.不奢:(茶叶数量)不多。
28.至尊:至高无上的地位,此指皇帝。
29.王公:皇帝下面的高级官员。这句是说茶叶供奉皇帝之余就该献给王公。
30.山人:卢仝自称。
31.柴门:用树条编扎的简陋的门。
32.纱帽笼头:纱帽罩在头上(不是当官的所戴之乌纱帽)。
33.碧云:形容汤色碧绿。
34.白花:茶水煮沸时产生的浮沫。
35.者为沫,后者为饽,轻细者曰花,如枣花漂漂然于环池之上,…… ”
37.喉吻润:喉中感到滋润。
38.喉吻润:整个口腔内充实着茶汤。
39.破孤闷:打破原本孤闷的心情或环境。
40.搜枯肠:指茶汤穿插下肚。
41.文字五千卷:神思敏捷的联想出满腹书卷学问。
42.尽向:全部都从,沿着。
43.毛孔散:随汗散出。
44.肌骨清:神清气爽。
45.通仙灵:形容人的思想升华到更高的层面上。
46.司:掌管。
47.下土:大地,指人间。
48.地位:境地。
49.苍生:旧指百姓。
50.颠崖:高峻的山边。这句是说许多人因采茶而可能从颠崖上掉下去而丧生。
51.苏息:困乏后得到休息。

《饮茶歌》译文
饮茶歌全文翻译如下:
太阳已高高升起睡意依然很浓,这时军将敲门把我从梦中惊醒。
口称是孟谏议派他前来送书信,还有包裹用白绢斜封加三道印。
我打开书信宛如见了谏议的面,翻检包裹有圆圆的茶饼三百斤。
听说每到新年茶农采茶进山里,褶虫都被惊动春风也开始吹起。
因为天子正在等待品尝阳羡茶,白草都不敢先于茶树贸然开花。
和风吹起来茶树好像长出蓓蕾,原来是春天之前发出的黄嫩芽。
摘下新鲜的茶芽烘焙随即封裹,这种茶叶品位极好很少见到它。
茶叶供奉皇帝之余还献给王公,怎么还能够送到我这山人之家。
我关上柴门室中没有一位俗客,头上戴着纱帽来给自己煎茶吃。
碧绿的茶水上面热气蒸腾不断,茶汤里细沫漂浮白光凝聚碗面。
“饮茶歌一碗喉物润释意”
喝第一碗唇喉都湿润,喝第二碗去掉了烦闷。
第三碗刮干我的胃肠,最后留下的只有文字五千卷。
第四碗后发出了轻汗,平生遇见的不平之事,都从毛孔中向外发散。
第五碗骨健又兼身清,第六碗好似通了仙灵。
第七碗已经吃不得了,只觉得两腋下微风吹拂要飞升。
蓬莱山,在何处?我玉川子,要乘此清风飞向仙山去。
山上群仙掌管人间土,高高在上与人隔风雨。
哪里知道有千百万百姓的生命,堕在山巅悬崖受辛苦!
顺便替谏议探问百姓,到头来能得到喘息否?

《饮茶歌》创作背景

卢仝《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》一诗作于宪宗元和八年(813),常被称作“饮茶歌”或“七碗茶”诗。卢仝饮茶歌的题目便是此首茶诗的创作来源。

孟谏议是卢仝的挚友,孟谏议时任常州刺史,所寄新茶即为进贡朝廷的阳羡茶(今为阳羡雪芽)。卢仝为感谢孟谏议寄来的新茶,在饮茶时,快速写下此首致谢茶诗。卢仝,自号玉川子。这首诗就是同陆羽《茶经》齐名的玉川茶歌。

《饮茶歌》赏析

第一部分(茶的物质层面):

从“日高丈五睡正浓”到“何事便到山人家”,写的是军将受孟谏议之托来送书信与新茶,信中提到:最新的阳羡茶每年都要赶在清明节之前送到皇宫,以备宫中“清明宴”之用。“摘鲜焙芳施封裹”,最好、最新、最嫩的茶叶制好封存之后,马上送达皇宫,剩余的才是王公贵族享用,而后作者感慨道:好茶、新茶什么时候才能到这些种茶的山人家呢?

第三部分(茶的精神层面):

一碗润喉;二碗解闷;三碗下肚后,竟引发出满腹书卷学问之奇想来了;四碗喝出轻汗,不平的牢骚,随汗散尽;五碗身轻放松;六碗灵骨姗姗,飘然若仙。七碗喝罢,不得了啦,两腋习习风生,要飞到蓬莱山去了。

第三部分(茶农的苦难场面):

从“山上群仙司下土”到“到头还得苏息否?”,写蓬莱山上的仙人管着土地上的事物,那么他们是否知道百亿万的茶农,每日在山崖上辛勤地劳动,茶农为献贡茶所受的苦,有何人知晓呢?卢仝在蓬莱仙境为孟谏议替这些茶农问:这种辛苦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?茶农何时才得以歇息?

皎然饮茶歌

《饮茶歌诮崔石使君》
唐·皎然
越人遗我剡溪茗,采得金牙爨金鼎。
素瓷雪色缥沫香,何似诸仙琼蕊浆。
一饮涤昏寐,情来朗爽满天地。
再饮清我神,忽如飞雨洒轻尘。
三饮便得道,何须苦心破烦恼。
此物清高世莫知,世人饮酒多自欺。
愁看毕卓瓮间夜,笑向陶潜篱下时。
崔侯啜之意不已,狂歌一曲惊人耳。
孰知茶道全尔真,唯有丹丘得如此。

《饮茶歌诮崔石使君》注释
1.诮(qiào):原意是嘲讽。这里的“诮”字不是贬义,而是带有诙谐调侃之意,是调侃崔石使君饮酒不胜茶的意思。崔石约在贞元初任湖州刺史,僧皎然在湖州妙喜寺隐居。
2.越:地名,今为浙江绍兴。
3.遗(wèi):赠送。
4.剡溪:水名,剡(shàn)溪位于浙江东部,又名剡江、剡川。
5.金芽:鹅黄色的嫩芽。
6.爨(cuàn):炊,此处当烧、煮茶之意。
7.金鼎:风炉,煮茶器具,皎然是茶圣陆羽的茶学老师和挚友,陆羽发明了松风炉,并赠予皎然。
8.素瓷雪色:白瓷碗里的茶汤。

9.缥沫:茶水煮沸时产生的浮沫。
9.缥(piāo)沫香:青色的饽沫。
10.琼蕊:琼树之蕊,服之长生不老。
11.涤:洗涤,此处为带走疲劳。
12.清:清洁,此处为提神醒脑。
13.此物:此茶。
14.自欺:自欺欺人。
15.毕卓:原为东晋时期官员,经常饮酒而废弃公事,后是一个彻底的酒徒。
16.瓮:酒瓮。
17.陶潜篱下:陶潜,陶渊明。
18.篱下:陶渊明《饮酒诗》: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
19.崔侯啜(chuò)之意不已,狂歌一曲惊人耳:是说崔石使君饮酒过多之时,还会发出惊人的狂歌。狂歌,此指放歌无节。
20.全尔真:真实,真正。
21.丹丘:即丹丘子,传说中的神仙。

《饮茶歌诮崔石使君》译文

绍兴友人送给我剡溪名茶,采摘下的鲜嫩茶芽,放在茶具里烹煮。白瓷碗里漂着青色的饽沫茶汤,如长生不老的琼树之蕊的浆液从天而降。

一饮后洗涤去乏困,神清气爽情思满天地,再饮提醒醒脑、神思捋顺,如忽然降下的飞雨落洒于轻尘中,三饮便得道全真,何须苦心费力的去破烦恼。

这茶的优雅清高,世人都不知道,世人都靠喝酒来自欺欺人。愁看毕卓贪图饮酒夜宿在酒瓮边,笑看陶渊明在东篱下所做的饮酒诗,崔使君饮酒过多之时,还会发出惊人的狂歌。谁能知饮茶可得道,得到道是最真实的道?只有传说中的仙人丹丘子了解。

《饮茶歌诮崔石使君》创作背景

《饮茶歌诮崔石使君》是诗僧皎然同友人崔刺史共品越州茶时即兴之作。皎然长年隐居湖州杼山妙喜寺,但“隐心不隐迹”,与当时的名僧高士、权贵显要有着广泛的联系。崔石初任浙江湖州刺史,前来拜访茶道高僧皎然大师,两人饮茶尽兴时,即兴做出此首皎然饮茶歌。

《饮茶歌诮崔石使君》赏析
此首皎然饮茶歌与卢仝饮茶歌有相似之处,都讲到了喝茶的功效与作用,而且将功效逐步深入,描写的非常有层次感。但卢仝将饮茶后的情绪比作神仙,皎然把饮茶当做一种修道的方法,可谓是意义深远。如果能将卢仝饮茶歌与皎然饮茶歌删减融合成一首诗词,可谓是锦上添花,无人能敌。

当代知名茶人舒曼曾高度评价这首饮茶的诗句:皎然这首诗即是佛家禅宗对茶作为清高之物的一种理解,也是对品茗育德的一种感悟。而禅宗历来主张“平常心是道”的茶道之理,是对抛却贪、嗔、痴的一种解读,三碗得道,通过对“涤昏寐”、“清我神”、“破烦恼”的描述,揭示了禅宗茶道的修行宗旨,表达了对道家“天人合一”思想的赞赏。

《饮茶歌送郑容》
唐·皎然
丹丘羽人轻玉食,采茶饮之生羽翼。
名藏仙府世空知,骨化云宫人不识。
云山童子调金铛,楚人茶经虚得名。
霜天半夜芳草折,烂漫缃花啜又生。
赏君此茶祛我疾,使人胸中荡忧栗。
日上香炉情未毕,醉踏虎溪云,
高歌送君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