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轼深爱一生的女人:从《江城子》中看苏轼与王弗的爱情故事

王弗出生在眉州青神,她的父亲是个进士。受家庭环境的熏陶,她从小就遍览群书,知书达理。十六岁时王弗嫁给了十九岁的苏轼,婚后两人恩爱情深,生有一子苏迈。王弗贤惠,侍奉公婆恭敬周到,而且每次见苏轼读书,便陪伴左右。

有王弗这样的妻子是每个男人的梦想。苏轼是幸运的,然后他又是不幸的,上天把王弗赐给了他,又残忍把王弗从他身边夺走。与苏轼相濡以沫十一年后,公历1065年,年仅二十七岁的王弗病故。王弗是个孝顺的好媳妇,她死后,苏轼的父亲苏洵为她素食三日,并对苏轼说:“你应该把你的妻子安葬在你母亲坟茔的旁边。”苏轼依照父亲的话做了,并在安葬王弗的山头亲手种下了三万株松树。三万株松树在日月下,在四季中,与王弗相伴,此情实可感天动地。

十年后,苏轼因与当权者政见不合,被转迁到密州任知州。与富饶秀丽的杭州比起来,密州是穷乡僻壤之地。寥落之人,容易做梦,似是期待生活里的诸多遗憾能在梦中得到个皆大欢喜的结局。正月二十日夜,苏轼梦到了原配妻子王弗,醒来后有着无限的感慨,于是就写下了这篇流传千古的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。

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
又名《江城子记梦》《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》
宋·苏轼
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。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。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
“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苏轼与王弗夫妻曾携手共度十年,而今幽明路隔。真正的刻骨铭心,从来不会形诸口中的碎碎念,只会默默埋藏于方寸之间那块柔软之地。正所谓“不思量,自难忘”。

“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苏轼每日里暗暗系念着千里之外的那座孤坟,好想去坟前说说心里话,却不能如愿。

“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”苏轼想想,假使与王弗能在梦中再次相见,那王弗还会不会认出自己呢?这十年,苏轼过得并不如意,虽然文名如日中天,但仕途却并不顺遂。不知不觉中,他已经显出了老态“尘满面,鬓如霜”。苏轼在这里看似和黄泉下的王弗开了个玩笑,但其实更加突出了苏轼此时感到的悲凉和惆怅,令人同情。

“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”苏轼梦里回到了故宅,这是曾经两个人一起生活的地方,烙印着甜蜜幸福的过往。视线之内,那树,那廊,那窗,一切都那样熟悉,让人眼角湿润。正在这时,赫然又见那个熟悉的人竟然正在窗前梳妆打扮。

“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”苏轼好想问问妻子,这十年她过得如何;他还要仔细看看她的模样,即便岁月令红颜憔悴,她依然是他心中最美的妻子。有太多的话要说,有太多的事要做,可是又该从何说起呢?千言万语,只化作了“泪千行”。

“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泪光闪烁,苏轼知道,等梦醒后,一切熟悉的风景都会消失,那个让他一直牵挂的人也会消失,他又会回到寂寞的生活里,将思念深埋。从此,每个明月朗朗的夜晚,想到共浴着这清冷月光的,是千里之外短松冈上那座孤坟,又是一番肝肠寸断。要逝去的总是拦不住,唯有思念长久不绝。

苏轼一生中先后经历了多次官场的失意和亲人的逝去,却仍然能保持豁达乐观的心态,他的诗词创作起到了不小的调节作用。苏轼喜欢把自己的真情实感融入到诗词中,伤心时就把悲写进自己的诗词里,开心时就把乐写进自己的诗词里,写作成了他释放情感的方式。这不仅让他能够及时调节情绪,调整心态,而且还留下了大量经典的诗词传颂千古,流芳百世。

优秀的诗词一定蕴藏着诗人的真情实感,我们日常的写作也是如此,如果大家在写作时试着融入自己的真情实感,写作就成了一种享受和释放,等自己长大后再回头翻翻以前的文章,一定会是幸福的回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