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艺师课程《少女怀春》浅谈_元代张雨茶诗《湖州竹枝词》译文赏析

元代诗文书画名家张雨博学多闻,善谈名理。下面茶诗网带您赏析一首茶艺师课程中会讲到的品茶诗句。

《湖州竹枝词》
元·张雨
临湖门外吴侬家,郎若闲时来吃茶。
黄土筑墙茅盖屋,门前一树紫荆花。

《湖州竹枝词》赏析

这是一首关于品茶心境的爱情诗,姑娘邀请心上人去她家吃茶,这暗示了姑娘的心意。诗中也有提到紫荆花,在中国古代,紫荆花常被人用来比喻亲情,家庭和睦,这里借用它来表达姑娘对今后生活的美好愿望。

据说现在的《茶艺师课程》都有讲这首诗,老师们是这样解读的:少女香茶以待,凭栏冀望有情人,几分真切几分寂寥,怀春之情跃然纸上......可听上去总觉得味道有些不对,怎么像扶门倚窗“挥手绢”啊!

首推一代国学大师、两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林语堂先生,他曾经这样写道:茶,在第二泡时的滋味最为最妙;第一泡只是十二三岁的幼女,第二泡则是年龄适当的十六岁女郎,而第三泡已是少妇了……
这“三泡论”的审美情趣再熟悉不过,就是承着苏东坡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的一路而来,只是一水至三水,能从少女联想到少妇,好奇当年先生喝的是什么茶?

与林语堂大师相媲美的,首推明代茶人、大名鼎鼎的《茶疏》作者许次纡:一壶之茶,只堪再巡,初巡鲜美,再则甘醇,三巡意欲尽矣。他也看好第二水哦。

许次纡是个官二代,虽然父亲做到了广西布政使,相当于现在的省长,他却因残疾没有走上仕途,布衣一生。许次纡的#香艳说茶#较林大师更为露骨:余尝与冯开之戏论茶候,以初巡为婷婷袅袅十三余,再巡为碧玉破瓜年,三巡以来,绿叶成阴矣,开之大以为然……

【破瓜】就不解释了,爱看文言白话小说的都懂,喫口茶竟如此浮想,这位腿脚不便的爷感受真够可以啊!

没曾想明代人、民国人会把茶写的如此“低级趣味甚至闷骚直白”,但不可否认,整个场景色彩斑斓,情趣横生;究其原因:无论是古代还是近代文人,都把美色视作一景或一物,继而品茗如品女色,怡然神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