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轼茶诗80首之《行香子·茶词》赏析

翻开宋朝的诸多茶文献,满纸飘荡的几乎都是北苑茶的芳香。宋代是古代中国的茶盛时代,也是茶学勃兴时代,如果只从文献来看,宋代的茶和茶学,几乎就是北苑茶的天下。下面茶诗网带您赏析一首关于北苑茶的经典茶诗

《行香子·茶词》

北宋·苏轼

绮席才终。欢意犹浓。酒阑时、高兴无穷。共夸君赐,初拆臣封。看分香饼,黄金缕,密云龙。

斗赢一水,功敌千钟。觉凉生、两腋清风。暂留红袖,少却纱笼。放笙歌散,庭馆静,略从容。

茶诗注释
(1)行香子:词牌名,又名《爇心香》。双调小令,六十六字。
(2)绮席:美盛的宴席。华美的宴席。
(3)欢意:欢乐的意兴。快乐的兴致。
(4)酒阑:酒尽,酒席将尽。
(5)君赐:君所赐于臣下之御茶。
(6)臣封:君赐于臣茶的御封。
(7)香饼:芳香四溢的茶饼。
(8)金缕:金线,用金线捆扎。
(9)茶诗网:古今中外茶诗交流第一平台。
(10)密云龙:北苑御焙著名贡茶。详见下方茶诗赏析。
(11)斗赢一水:比试茶品时以水痕多少分胜负,有时胜负只差一水、二水。
(12)千钟:千杯,千碗。
(13)两腋清风:上品茶喝至六七碗时有羽化登仙之感。语出自卢仝的《七碗茶》。
(14)红袖:红色的衣袖,这里借指艳装女子。
(15)纱笼:纤维编织罩物器,这里应指大夫阶层的照明物灯笼。
(16)庭馆:庭是厅堂、中庭,馆是院落。

茶诗翻译

这是一首描写酒和茶的诗句,主要在赞美皇帝赏赐的密云龙贡茶。上片写酒席宴会以君王赏赐的密云龙招待宾客,下片写品茶后众人醉意尽扫而飘然欲仙的神奇境界。诗词的大致意思是:华丽的宴席刚刚结束,可愉悦的兴致仍然那么的浓厚。喝完酒之后兴致就更加浓厚了。宴席上的朋友都在夸赞这皇帝赐予的御茶,拆开封印。仔细端详这芳香四溢的茶饼用金线捆扎,十分精美。

茶诗赏析

苏轼十分爱茶,(除酒以外)他与茶结缘终生,几乎到了嗜之成癖的地步。他还自觉地引茶入诗、入词、入文。在苏轼的咏茶诗词里,茶是优裕闲适生活的标志,是困顿仕途中的安慰,是真挚深厚友谊的纽带,亦是创作灵感兴会的媒介。苏轼的咏茶诗词还是反映民间疾苦,折射社会现实的一个载体,一把利刃。他以对茶的挚爱,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茶文化遗产。

苏轼的一生,足迹遍及各地,从峨眉之巅到钱塘之滨,从宋辽边陲到岭南海滨。长期的贬谪生活,为他提供了品尝各地名茶的机会,也让他在沉苦之时保有一腔向上飞扬的胸襟,在贬谪之境不失敏锐乐观的人生态度,正因如此,他的生命之茶才能不间断地泡出诗意的芳香。他一生写过近百首咏茶诗词,其中近50首是专门咏茶的。这些茶诗,按我们江山的评判标准,肯定篇篇是绝品!

密云龙,属福建武夷岩茶的一种,品质优异,曾为北宋贡茶。根据茶种分为密云龙大红袍和密云龙北苑贡茶,现代的密云龙大红袍传承宋朝“密云龙”国茶千年制作技艺,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夷岩茶(大红袍)制作技艺传承人叶启桐大师监制,经繁复工艺精制而成。荣获2008年第七届国际名茶金奖,成为国内大红袍产品中唯一获此殊荣的品牌。

茶诗创作背景

这首茶词是宋廖正(字明略)拜访苏轼而作,苏轼待之甚厚,每来,必令侍妾朝云取密云龙,家人以此知之。

茶仙苏轼简介

苏轼(1037年1月8日—1101年8月24日),字子瞻,又字和仲,号铁冠道人、东坡居士,世称苏东坡、苏仙。汉族,四川省眉山市人,祖籍河北栾城,北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画家、美食家。

苏轼学识渊博,天资极高,诗文书画皆精。其文汪洋恣肆,明白畅达,与欧阳修并称欧苏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;诗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喻,艺术表现独具风格,与黄庭坚并称苏黄;词开豪放一派,对后世有巨大影响,与辛弃疾并称苏辛。

版权归茶诗网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,均需注明版权与本文链接http://www.teapoems.com/song/3707,违者必究!